首頁 > 宏觀 > 正文

評論丨在三大攻堅戰中推動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2019年12月2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王東賓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京召開,明確提出了2020年六個方面的重點工作,其中包括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三大攻堅戰收官之年,責任與意義重大。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京召開,明確提出了2020年六個方面的重點工作,其中包括堅決打好三大攻堅戰。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三大攻堅戰收官之年,責任與意義重大。對于收官之年而言,除了確保實現各項目標外,更為重要的是深入梳理和總結三大攻堅戰的制度創新,轉化為體制機制和創新能力,形成長效機制。

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性關鍵戰役。明年的重點在于集中兵力打好深度貧困殲滅戰,尤其是“三區三州”地區。這些地區基礎薄弱,嚴把退出關、確保脫貧質量十分重要。并且,需要建立返貧人口和新發生貧困人口的監測和幫扶機制,從而鞏固脫貧成果。

總體來看,后脫貧時代的核心問題在于:一是促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序銜接,關鍵是如何進一步促進產業振興,由產業扶貧向產業富農轉型升級;二是更加激發脫貧地區的內生能力,激活發展潛能動能,解決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不斷滿足人民群眾的美好生活需要。歸根結底,后脫貧時代我國的扶貧開發體系,必然要經歷新一輪的制度變遷,將脫貧攻堅能力進一步轉化為高質量能力,而基本措施就是提升貧困地區經濟與社會主體的內生發展能力。

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更加具有持續性、長期性、系統性。“大氣十條”“水十條”“土十條”等政策出臺后,“環保風暴”、污染防治攻堅戰等接續跟上。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仍是明年的重點。污染防治更加考驗治理能力,源頭防控、面源治理、關鍵風險點防控等均是污染防治體系的難點與重點問題。

污染防治往往呈現跨區域、跨產業、跨流域等特征,并與經濟發展密切相關,如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等區域的污染防治問題就是如此。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進一步提出,構建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形成主體功能明顯、優勢互補、高質量發展的區域經濟布局。顯然,污染防治的區域協調新機制應是題中應有之義。

此外,污染防治的治理機制應與更廣泛的制度體系與政策框架統籌考慮,尤其是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是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基本制度保障,并且,將為環保產業、高質量發展提供制度約束和倒逼機制。

總之,在更宏觀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中推進污染防治攻堅戰,有利于進一步豐富完善制度體系,并將大大促進治理機制和治理能力的提升。

防范化解重大風險,金融領域是重中之重。此次會議提出,明年的重點是保持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會議還指出,我國金融體系總體健康,具備防范化解各類風險的能力。2017年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來,金融工作的三項任務(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穩步推進。尤其是在防控金融風險方面,監管與改革力度很大。

9月24日,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活動的第一場新聞發布會上,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介紹,我國形成了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統籌抓總,一行、兩會、一局和地方分工負責的金融監管框架。這是金融體系化解各類風險能力的制度體系保障。在地方金融監管體制機制改革方面,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以來,各地金融辦紛紛加掛地方金融監管局牌照,并注重利用監管科技賦能地方金融監管,進一步充實和強化地方金融監管力量。

明年也是“十三五”與“十四五”規劃銜接之年,具有戰略重要性。打好三大攻堅戰應與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決定提出的戰略性目標緊密結合,一方面,保持方向不變、力度不減,勇于啃硬骨頭,破除體制機制障礙,激活發展潛能,促進治理體系優化;另一方面,從系統論出發,加強全局觀念,在多重目標中尋求動態平衡,提高化解各類風險的能力,從而優化經濟治理方式,提升治理能力。

總體而言,打好三大攻堅戰,除了完成階段性的治理目標外,更具有夯實治理基礎的戰略性內涵,并且是一場關鍵領域攻堅克難的實戰演練,有助于推動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尼采i9里的捕鸟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