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資本項下外資流入加速 金融開放水平提升有助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2019年12月2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顧月  

導讀:12月20日,中國銀保監會批準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公司和中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上海合資設立理財公司,這是第一家在華設立的外方控股理財公司,也是落實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體現。

2019年11月,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出現小幅度升值,不過當月的跨境資本流動則出現逆差擴大的趨勢,但總體仍然保持了穩定。

12月20日,國家外匯管理局(以下簡稱“外匯局”)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1月銀行結匯1486億美元,售匯1543億美元,結售匯逆差56億美元,與今年以來的月均水平基本相當;不過11月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則從10月份的順差變為小幅度逆差,逆差為5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就2019年11月份外匯收支形勢答記者問中表示,11月銀行結售匯和涉外收支保持穩定,外匯市場供求延續基本平衡格局。此外,中美第一階段經貿磋商取得進展,有利于全球經濟和貿易良性發展,也為我國外匯市場運行提供了更加穩定的外部環境。

資本金融項目成跨境資本流入重要渠道

從公布的結售匯數據、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結構來看,經常項目方面的跨境資本流動出現一定惡化,但資本金融項目下則在持續改善。

外匯局公布數據顯示,11月銀行結售匯方面,經常項目逆差擴大40億美元至60.34億美元,與11月貿易順差環比下降一致,主要是受到貨物貿易收付款順差明顯減少的影響;資本與金融項目結售匯實現順差15億美元,較上月改善35億美元,與我們所看到的外資進入中國金融市場規模顯著回升一致。

“11月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還未達成,美國關稅的提高對于出口的確有一定影響,此外可能‘雙十一’購物節下國人對于進口商品的需求會提升。不過隨著貿易摩擦趨于緩和,相信此后貿易數據會出現好轉。”東南地區某家電進出口企業財務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最新公布的數據也顯示,前11個月境外機構投資者累計凈買入9702億元中國債券,11月境外機構投資者在銀行間債券市場凈買入988億元人民幣債券,外資對于中國金融市場的熱情還在提升,資本渠道下跨境資本流動的規模還將繼續擴大。

從近期數據來看,也可以看出經常賬戶順差在縮窄,而非儲備性質資本與金融賬戶順差擴大,境外金融資本已成為推動我國國際收支和外匯市場平穩運行的重要力量。

在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方面,今年1月到11月,代客涉外收付款渠道下經常賬戶累計逆差1194億美元,資本和金融賬戶下累計順差1686億美元;在結售匯方面,1月到11月結售匯經常項目下累計逆差619億美元,資本和金融項目下累計結售匯順差151億美元。

另一方面,市場主體結匯意愿也在上升,遠期結售匯簽約額順差還在持續擴大。

外匯局公布的數據顯示,11月衡量結匯意愿的結匯率,也就是客戶向銀行賣出外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收入之比為63%,同比上升3個百分點;衡量購匯意愿的售匯率,也就是客戶從銀行買匯與客戶涉外外匯支出之比為67%,與2018年同期基本持平。直接投資凈結匯增長明顯;個人凈購匯同比下降16%。

在遠期結售匯簽約額方面,11月遠期結售匯簽約額順差為135.25億美元,環比10月再次上漲27億美元。“一般而言,遠期結售匯簽約額是企業對匯率進行套期保值的主要手段,簽約額的增長一是表示企業逐步樹立匯率風險中性意識,二是順差趨勢也表明市場對于未來人民幣匯率預期偏向升值。”上述家電進出口企業財務負責人表示。

提升對外開放水平有助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2019年12月13日,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發布中方關于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聲明,表示已就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文本達成一致。

多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經濟金融領域分析師都表示,擴大金融服務領域開放和增加匯率透明度,其實也是中國近期一直在推動的內容,本身是有利于構建全方位對外開放新格局,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

今年以來,中國債券、股票被納入多項國際主流指數;放寬外資機構在銀行、保險、證券等領域的股權比例、業務內容限制;外匯局宣布取消合格境外投資者(QFII/RQFII)投資額度限制等,都體現了我國金融業對外開放在提速。12月20日,中國銀保監會批準東方匯理資產管理公司和中銀理財有限責任公司在上海合資設立理財公司,這是第一家在華設立的外方控股理財公司,也是落實金融業對外開放的體現。

隨著我國金融服務領域的對外開放和資本渠道下交易量的擴大,在支撐外匯市場平穩的同時,也要求中國匯率要更有彈性和透明度。

“目前金融領域的跨境資本流動對中國國際收支平衡和匯率穩定的作用越來越大,在這種情況下匯率的穩定對于中國會更加重要,否則可能導致資本的大幅度流動而帶來一定風險,中國沒有任何理由搞競爭性的匯率貶值。”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未來人民幣匯率會更多依靠市場機制形成,減少人為因素,但如果出現匯率大起大落的情況,央行仍然會保留對外匯市場干預的權力,但目的是維持金融穩定,而不是人為地推動升值或者貶值,未來匯率形成機制會向有管理的清潔匯率浮動制度發展。”

此外,11月央行外匯占款余額減少11.8億元,這也表明央行并未在市場上直接干預人民幣匯率,更是希望市場自我平衡。近期隨著中美貿易形勢好轉和美元指數走低,人民幣出現升值趨勢,一度回到“6”時代。

“近期這種升值趨勢還是情緒主導偏多,未來人民幣匯率的走勢最主要還是要看經濟基本面,但從這幾輪人民幣匯率的變動來看,監管部門在保持匯率穩定上積累了很多經驗,國內經濟也出現好轉態勢,未來人民幣匯率還將在合理均衡的基礎上保持穩定。”北京地區某證券公司國際金融領域研究員表示。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尼采i9里的捕鸟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