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遠程“一鍵煉鋼”:“鋼鐵航母”中國寶武再起航

2019年12月21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陳紅霞,李丹妮  

12月初,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正式投產通氣。這是目前世界單體規模最大的天然氣長輸管道,其中寶鋼股份提供技術含量最高的直縫管用板供貨占比達到50%,站場管用板、清管彎管用板則全部由寶鋼股份獨家提供。

實習生李丹妮武漢報道

12月初,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正式投產通氣。這是目前世界單體規模最大的天然氣長輸管道,其中寶鋼股份提供技術含量最高的直縫管用板供貨占比達到50%,站場管用板、清管彎管用板則全部由寶鋼股份獨家提供。

寶武牢牢占據國內高端板材龍頭位置源于對智慧制造的不懈追求。就在數月前召開的中國寶武智慧制造現場會上,隨著中國寶武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德榮在寶山基地按下意義非凡的按鍵,3000米外的煉鋼3號轉爐正式啟動“遠程一鍵煉鋼”模式,全流程自動化出鋼,碳、硅、錳、磷等鋼水成分指標皆在控制標準內。

傳統的煉鋼過程,需要吹煉工、搖爐工、合金工、信號工等多名工人協作,工作環境惡劣,危險系數高,勞動強度大。中國寶武率先探索并持續推進智慧煉鋼,自主掌握大型300噸轉爐全自動出鋼技術,“智慧煉鋼”跨出關鍵一步。

從“傻大黑粗”到高質量發展

“過去提起煉鋼,留給人們的刻板印象就是傻大黑粗。而如今,通過智慧制造和5G技術,已經實現鼠標煉鋼和遠程一鍵煉鋼。這次是離現場3000米,下次就可能實現距離3000公里的一鍵煉鋼。”陳德榮說道。

智慧制造是當前中國寶武致力于構建的關鍵核心能力,這艘“鋼鐵航母”正嘗試以智慧制造引領行業新一輪革新。2018年,中國寶武開啟全面推進智慧制造工作,發布《智慧制造行動方案(2018-2020年)》,保持高水平研發投入。2018年,寶武研發投入率達2.3%,創歷史新高,專利數量累計12979件,其中發明專利5281件,在中央企業中位居前列。

如今,中國寶武已經孕育出一批成熟的智慧制造項目。以無人化為特征的冷軋黑燈工廠、運用5G技術的煉鋼風機在線監測和熱軋平整機器人、設備遠程運維中心、產成品智能物流管控中心……往日“傻大黑粗”“煙熏火燎”的鋼鐵工廠正在轉型為技術密集型的智能化代表。

除了煉鋼技術和流程的智慧化,綠色制造也是中國寶武始終重視的要點。在2019年生態環境部公布第十屆中華環境獎評選結果中,中國寶武旗下的寶鋼股份獲評第十屆中華環境獎(企業環保類),成為第十屆中華環境獎中唯一入選的企業單位。

按照“高于標準、優于城區、融入城市”實行的“三治四化”是中國寶武綠色發展的具體路徑。在源頭管控和終端治理上雙管齊下治理廢氣、廢水、固廢;通過潔化、綠化、美化、文化,廠區綠地率基本已達到了百分之三十以上,成為名副其實的綠色花園工廠。

技術創新也成為引領行業綠色發展方向的驅動力。近年來,中國寶武推進實施以“煤進倉、礦進棚”等為代表的一批環保項目,升級改造以全流程提標改善為核心的一批除塵、水處理工藝設施,還將自主研發的焦爐煙氣治理、最高效率的燒結煙氣凈化處理等一批業內首發及示范性環保技術轉化為工程應用。

成為全球鋼鐵行業引領者,一直是中國寶武的愿景。“中國寶武是一家現代高科技企業”,這是陳德榮對企業的新定位。他談到,中國鋼鐵工業未來的發展趨勢是向大而強、大而優發展。整個鋼鐵行業應該向著更加綠色、更加智能,性能更加優異、更加精品化的方向發展。

“我們的布局調整也將更好地走向國際市場,”陳德榮補充道,“一帶一路”為中國鋼鐵工業的國際化提供了巨大的發展空間和良好的機遇,沿線國家原有的工業基礎較薄弱,加上基礎設施、基本建設等先行走出去的行業又對鋼鐵有著高需求。所以中國鋼鐵工業要按照“一帶一路”倡議大膽走出去,實現國際化,這可能就是中國鋼鐵工業未來發展的一個趨勢。

2019年7月,財富中文網發布最新《財富》世界500強排行榜,中國寶武以營業收入663億美元位列第149位,比上年躍升13位,位列全球鋼鐵企業第二。

從“白紙一張”到“首屈一指”

1949年,新中國成立之時鋼產量僅有15.8萬噸,不到彼時世界鋼產量的千分之一,僅相當于美國鋼鐵產量的千分之二。“缺鋼少鐵”成為當時嚴重制約全局性發展的重要問題。

1952年3月,中央財委黨組向中央報告稱,有條件建設成為年產百萬噸鋼以上鋼鐵廠的鞍山、本溪、石景山、大冶四地中,在武漢附近的大冶地區興建新鋼鐵工業基地是最佳方案。該提議很快獲批,并列為蘇聯援建項目之一。1954年,蘇聯專家組將廠址最終確定在武漢青山,至此武鋼正式誕生在歷史的長河里。

經過近30年的發展,到改革開放初的1978年,我國鋼產量已占世界鋼產量的4%,居世界第5位。據統計,1952年至1978年間,我國鋼鐵工業的產量平均每年遞增12.9%,產值每年遞增11.8%,實現利稅每年遞增9.67%。

也正是伴著改革開放的第一縷曙光,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寶鋼在中央的批準下正式上馬。為此,鄧小平于當年10月前往日本訪問,參觀新日鐵的君津鋼鐵廠。當年12月23日,十一屆三中全會閉幕的第二天,中日合資的寶山鋼鐵建設工程正式在上海打下第一根樁。寶鋼成為當時我國投資及規模最大且全套引進國外設備的頭號工程,在彼時國際經濟不景氣的形勢下,這筆大買賣贏得舉世矚目。

此后,中國鋼鐵行業開始探索由資源導向型向市場導向型的轉變。國民經濟高速發展帶來對鋼鐵材料旺盛的需求,在市場的吸引下,數以千計的鋼鐵企業紛紛投入這一產業,鋼鐵生產規模迅速擴大。

與此同時,企業數量的擴張也拉低了產業集中度。“產業集中度與競爭激烈程度負相關,產業集中度的下降意味著競爭度的提高。適度的競爭利于保持活力,但過度競爭不利于行業可持續發展,我國鋼鐵企業多而分散,同質化競爭激烈,創新合力不強,不利于我國從鋼鐵大國轉變為鋼鐵強國。因此,應推進兼并重組,加快提升產業集中度。”回顧這段擴張史,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會長高祥明指出。

鋼鐵企業的不斷興起推動了行業總產能的增長,但迅速膨脹的產能也面臨著難以消化的風險。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鋼鐵需求量下降,鋼鐵產業供過于求的現象開始出現。2013至2015年,我國鋼鐵價格開始跳水,鋼鐵企業出現大面積虧損。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當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顯得力不從心時,國家及時作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決策。其中,推進兼并重組、化解過剩產能成為鋼鐵行業供給側改革的重心。

2016年9月,國務院發布《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指出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至2025年分三步走,第一步是2016至2018年出清產能,同時對下一步的兼并重組做出示范;第二步是2018至2020年,完善兼并重組的政策;第三步是2020至2025年,大規模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

在此背景下,國資委發布公告表示同意寶鋼與武鋼實施聯合重組。

2016年6月26日,武鋼股份和寶鋼股份發布停牌公告,宣布兩家上市公司的母公司——武鋼集團和寶鋼集團正在籌劃戰略重組事宜。8月底,國資委通過寶武重組方案,并于9月初上報國務院。

進入重組程序的寶鋼集團更名為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有限公司,作為重組后的母公司,武鋼整體無償劃入,成為其全資子公司。同年12月,中國寶武鋼鐵集團揭牌成立,寶鋼和武鋼正式實現重組,成為我國鋼鐵行業規模最大的“新航母”。至此,在新中國鋼鐵史的兩個重要時間點上誕生的企業也在時代的洪流中走向了合并。

2019年6月2日,中國寶武又對馬鋼集團實施戰略重組,安徽省國資委將馬鋼集團51%股權無償劃至中國寶武。我國不同階段鋼鐵工業的代表企業就此完成合并,國內首家近億噸“鋼鐵航母”誕生,規模直逼全球第一鋼鐵巨頭阿賽洛米塔爾鋼鐵公司。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尼采i9里的捕鸟达人